第70章 碎
书名:讨债相公不安分 作者:临江哪个仙 本章字数:2639字 更新时间:2021/07/22 23:48:15

此战不可避免。

土行崩死得有些冤屈。

话说,土行崩被苏谙一把迷药洒了下去,闻欠见势,一脚踢了瓦片过去,刚好撞上了土行崩的脑袋,四分五裂,西瓜流汁。

“老五!”金行柝大喊,这可是他们从小跟到大的小跟班啊!

盛怒之下,金行柝锋芒对准了闻欠。

“你们两个!真是该死!”

这是木建芳第一次看见金行柝大怒,仔细一看,土行崩已然没了生气。

水姬和新上任的火领主实力远不及北疆五部,对付起来也不难。

水姬看见苏谙已经倒了方向,便想除之而后快。

长缦出手,缠住了苏谙和白月河。

只听一声传来:“太阿!”

太阿忽现,斩断长缦。

“我说老太婆,你这样欺负后辈可是很不好的呀。”陶郜反手收回了太阿剑,骄傲不羁地鄙夷着。

“你这毛头小子,又是从哪里出来?!”一看见自己的好事被人给搅和了,水姬自然很不开心。

更何况水姬自认为自己才不过是二十五岁,哪里老了?!

水姬看向了闻不白,闻不白的眼神却是看向了闻欠,眸子中似有怒火迸射而出。

这对兄弟的关系可真是让人意外,却又在情理之中。

风似绡对上木建芳,胜算实在是太低了,几乎只有三成的胜算。

她也不是神,不可能把三成的胜算变成七成。

此番对战,凶多吉少。

谷中御也对闻欠虎视眈眈。

凭什么是你?

谷中御那么多年的守护却让闻欠给占了便宜,心中悲愤交加,催使内力乱窜,彻底入了魔。

“闻欠,我要你,死!”谷中御恶狠狠地说着。

他是以什么立场?他是以自己爱而不得的立场。

闻欠本就中了谷中御一掌,金行柝再加上谷中御,他这回可谓是进退两难了。

金行柝不愧是北疆五部功夫之高,轻轻松松调动了在场所有的兵刃。

“啊!我的兵器!”

“我的剑竟然不受我的控制?!”

“快看,都朝那个方向飞去了!”指的方向正是金行柝的方向。

“它拿我们的兵器做什么?”

“太可怕了,他居然能够驱使我们的兵器,就连已经认了主的兵器都……”

……

交叉,粉碎,糅合,重组,成为了一种新型的武器,又不像是武器的东西。

流动的金属武器,杀伤力大且没有任何规则可言。

红色的魔气萦绕在谷中御的周围,他不甘心,也宁愿让自己的不甘心控制他自己,只要能够达到目标。

遇上金行柝这种进可攻退可守的人,实在很难占上风。

闻欠轻点砖瓦,往前方疾走。

那一道道兵器丝毫没有放过他的意思。

谷中御腾空而起,单掌凝聚力量,朝着闻欠直冲而去。

谷中御废了一只手,此番入了魔,构成的威胁性倒是不大,难,就难在想要了他命的金行柝!

金行柝胡子一抖,掌风疾劲,大有狂风侵原之势,不把这里破坏个干净誓不罢休!

木建芳权杖一立,地面开裂,猛地一转权杖,犹如狂蟒穿行于兽林之中寻找猎物,妄图一击必中!

一场大会,如今成了内力之间的比拼。

“既然你们如此不识时务,那么,都给我去死吧!”木建芳每每看见风似绡刺激他,就想到了自己的脸是怎么被许清秋给毁了的。

风似绡咬了咬娇唇,打算在木建芳靠近她的时候,翻身到他的身后给他一击。

木建芳像是预料到她会那么做,就在靠近时候,木建芳突然转身,和风似绡碰了个正着。

情急之下,风似绡只能和木建芳拉开距离。

这家伙的力量,并不是那么好挣脱的!

木建芳诡异一笑,权杖离手朝着风似绡敲打而去。

风似绡:若是被它打中,我的下场应该和土行崩差不多了。

清风派的长老也出手了,打算制止这场战斗。

封长老踏风上前,稳如泰山,一副皮包肉的老骨头看起来精神抖擞。

“大家,以和为贵嘛!”封长老不愿意多多劝说,能听就听,不能听就打。

闻欠停下了手,这封前辈在武林上也是隐世高人的存在,自己若是在这个时候动了手,反倒是他们这些个做晚辈的不知尊老爱幼了。

金行柝却不肯。

“他杀了我五弟!”金行柝怒道。

“是我,便如何?”闻欠丝毫不惧。

两方又打了起来。

金行柝和闻欠过招之时使用了最恶毒的同归于尽,明明他的武功高于闻欠。

这边的木建芳察觉到金行柝有些不对劲,细想来一下,大喊:“金哥,不可!”

金行柝已经使用全身力气缠上了闻欠,嘴里还含着笑,痴痴道:“原来,我并非毫无地位。”

闻欠挣脱不开金行柝的束缚,身体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撞击他的经脉。

是金行柝的金刚内力!

他是想和闻欠同归于尽!

风似绡急了,运起轻功,踏上房上。

封长老想要强制分开他们二人,谁知道却被那金刚之气给反噬了!

“伪君子!”

“金哥!”

闻欠凄然一笑,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

谁能想到金行柝的速度竟然那么快。

也不知是谁背后放冷箭,箭上淬了毒药,一箭射在了木建芳的身上。

金行柝一瞬间分了神,闻欠见机奋力推开了金行柝。

没了金刚之气,金行柝命不久矣。

而金刚之气强制性入了闻欠体内,致使他的奇骨被震碎。没了奇骨,闻欠压制不住庞大的内力,也,将,命不久矣。

金行柝跃下房瓦,接住了中了剧毒的木建芳。

“金哥,我明白了,我真的明白了。”木建芳激动地说着。

“你别说话,我马上给你……”这才想起来,他,已经是个废人,没有了金刚之气。

木建芳阻止了金行柝,道:“我们身上背负了太多罪孽,够了,真的够了。”

颤抖的手握不住冰凉的手。

他应该相信他的?他开始埋怨自己为什么不相信他?!

金行柝抑制不住流下来的泪水,那是一种无能为力的失望。

北疆五部两大主力没了,剩下的也不足为惧。

水姬惊讶地看着闻不白,她不明白。

闻不白得逞一笑,泯然于众人之中。

闻欠体内的内力迸射出来,伤了他的五脏六腑,废了他一身的修为。

“伪君子,你在开玩笑,对不对?”风似绡不知如何是好,难道老天连最后的逆鳞都不曾给她吗?

“傻丫头,别哭。”闻欠缓缓地闭上了双眼。

梵音弥天,莲下见佛。

这时,谷中御只觉得自己的耳朵十分杂乱,他想要离开了这个地方。

“闭嘴?谁在说话?给我闭嘴啊,闭嘴!不准说话!死和尚,你们给我闭嘴……”

谷中御跌跌撞撞地离开了现场,无人敢拦着一个疯子。中澜岛的人见群龙无首,也就悻悻地离开了。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