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认识你好像也不错
书名:王妃总是要逃跑 作者:吃猫条的豆沙 本章字数:3303字 更新时间:2021/07/27 18:42:45

老大夫开心地接过药瓶,他知道就算是瓶子也都价格不菲,立刻道谢:“哪里哪里,应该是多谢公子!”

墨兰卿盯着药瓶,眼中有几分不舍,却又强撑着转过头去:“这件事,莫要告诉刚刚那位女子!”

老大夫点了点头,他不会得了便宜还卖乖,更何况他们都带着刀剑,就算不让他多说,他也不敢开口啊!

“什么啊?这好事都让你做尽了!”

司马寒不满道,心中却是对墨兰卿多了几分欣赏,他明明可以让阿芷欠下他的人情的。而且他那种眼神,明显是不舍得,想来那东西对他来说很重要吧?真是,重要就说出来啊,干嘛还强撑着,真以为自己是谁啊!

“那坏事只能我来做喽!”

司马寒又补了一句,说罢,便从老大夫手里一把夺过那药瓶,可怜大夫还没捂热乎就被抢走了。

“这东西你可要不起,会引来杀身之祸!”

老大夫被吓傻了,这珍贵的东西谁不想要,可他更想要命啊!引来杀身之祸他还要做什么?于是立刻摆手,还对墨兰卿开口道:“公子,老夫受不起啊!”

墨兰卿白了司马寒一眼,冷冷的眼神里透露着几分不解,正诧异着,药瓶已经被司马寒塞进自己怀里了。

还未等墨兰卿拒绝,司马寒又从自己怀里掏出一袋银子扔给了大夫:“这些够了?”

“够!够了!”老大夫重新扬起了笑脸,掂了掂手上的银子心里满是踏实:还是真金白银好,也不用引来杀身之祸。

他还是很有眼力见的,拿了银子就去后院催促煎药的伙计了,也不打扰墨兰卿和司马寒。

“你这是什么意思?”墨兰卿不解道。

司马寒嗤笑一声,像是在嘲笑他明知故问一般:“你那眼睛快长到药瓶上了!虽然我不待见你,但你也别装!舍不得就是舍不得,一个大男人有什么好说不出口的?还有,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不就是先在我面前装装样子,说什么不让阿芷知道,结果到头来又让傅江悄悄给阿芷透露,让阿芷心疼你更偏向你!告诉你,想都别想!”

听到他这样的话,墨兰卿没忍住直接笑出了声,他知道司马寒心思缜密,故意这么说出来倒是有些可爱。

“知道了知道了,司马大人真是厉害,别人的小心思都逃不过您的双眼!”

“哪里哪里,还是三王爷更厉害些!”

两人阴阳怪气地谦虚着,又把对方逗得哈哈大笑,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两个人是患难与共的好兄弟呢!

墨兰卿勾着嘴唇,不想再和司马寒多言,他还想着看看自己那么珍贵的药有没有让乞儿活过来呢!想罢便抬脚朝着内屋走去,只是这刚到门口,脚刚刚抬起,身后传来司马寒的声音。

“就算我们以后会是敌人,但是认识你,好像也不错!”

墨兰卿微微一怔,口中下意识呢喃道:“是吗?”

他不知道司马寒有没有听到,这句话又像是在问自己,从小到大,他身边除了傅江这些别人眼中的仆人便没有真心对他的。

父皇?对他厌恶至极,只因为他是兰妃之子!从他让母妃进宫开始,就已经忌惮舅舅的权力了吧?不然怎会对自己被兄弟残害的事置若罔闻?也真是苦了他,这么多年隐忍着,终于找到了机会除掉了舅舅,而母妃也无可幸免!

大哥二哥从未对他说过一句暖心的话!认识你,好像也不错!听得真让他心中一暖啊!

墨兰卿没有再回应,而是头也不回地进了内屋。

沐兰芷几人进内屋看到乞儿被绑着满身的布条,有的布条还渗出了血,像极了刚从死人坑里爬出来的。

小妹满眼心疼,跑过去握着他的手,却乖乖地什么也不说,只是这样静静地等待着,等着他醒过来。

“阿芷……”墨兰卿轻唤一声,上前几步靠了过去,也幸好周围的人都有眼力见,自动给他让路,这才让他在这个狭小的房间里畅通无阻。

沐兰芷站在小妹的旁边,听到墨兰卿的声音回过头看了一眼,只是眼中带着几分哀伤,随后又回过头来看向床上的人。

“别担心,他会没事的!”

他顺势搂住她的肩膀往自己怀里带,没想到沐兰芷竟然也没有拒绝,只是脑袋无力地靠在他的肩膀上,他心中那叫一个激动,同时也不由得纳闷阿芷的情绪改变,眼神也冷冷地瞥了瞥若笙。

沐兰芷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只是觉得这样心里很舒服。她到底该保护谁呢?

傅江点了点头,心中不断给自家王爷点赞:撩妹还是要像王爷这样啊!这哪里像个新手?如此老练地手法简直是情场杀手了好吗?若不是他跟着王爷一起长大,真的就相信王爷是那多情之人了!除非,王爷背着他背着所有人偷偷找女人了……

几人又这样心照不宣地静静等待了许久,其间好几次姜离都想让公主先去休息一会,但也知道公主的脾气,更何况墨兰卿在旁边满眼温柔和心疼,不也是忍着没劝吗?犹豫了片刻后,手最终又放了回去。

直到屋子里射来几道阳光,刺的几人睁不开眼睛,倒是把床上的人也给照醒了。只见乞儿的眼皮动了动,最后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中艰难地睁开眼来,看着睡在自己身边的小妹想抬手摸过去,却发现手都没有力气抬起来,想开口,动了动嘴唇,才发现自己的嗓子已经干了……

小妹毕竟是个孩子,熬不下去很正常,为了不吵醒她,沐兰芷悄声走过去问道:“乞儿,你终于醒了,要不要喝水?”

乞儿眨了眨眼,他总觉得,面前这个漂亮姐姐像他的娘亲一样。他没有体会过母爱,也不知道有人疼是什么滋味,生病了也要自己一个人咬牙坚持过来,除了包子爷爷和周围的弟弟妹妹,他都不知道什么是亲人!

姜离眼疾手快,立刻拿起旁边的茶壶在茶杯里倒满茶水,然后送到乞儿嘴边。

没想到这么小心,小妹还是醒了,睁眼看到醒过来的乞儿满脸高兴,甚至想扑过去抱住,却又怕自己弄疼了乞儿的伤口,只能按耐着无处安放的小手。

“乞儿哥哥,你终于醒了!”说着说着,眼泪就不争气地流了下来,若是平日里就坐地上嗷嗷大哭了。

喝了几口姜离端过来的水,乞儿润了润嗓子,但开口说话的声音依然发哑:“小妹乖,不许哭,哥哥这不是没事吗?”

乞儿的话音刚落,小妹立刻乖乖噤声,只是眼泪还没来得及流完,只能眨巴着眼睛把剩下的眼泪挤出来,样子又可怜又可爱。

“乞儿应该没事了,小妹留下来照顾哥哥,姜离,你也留下,另外让老大夫再给他诊治一下,确认好才能放心!”

“是!”

姜离立刻应声,公主又下达命令了,听到公主的命令她总是感到心情澎湃,感觉这样才有她存在和生存的意义。

“是时候和某些人算算账了!”沐兰芷眼神一狠,就连旁边的墨兰卿都不由震惊。

若笙眼神有些不自然,刚刚等乞儿醒来的时候她想了许多,她觉得自己才是那个不顾及感情的人,为了司马寒,就可以不顾公主的感受!竟然还对公主那般恶语相向,而公主却从始到终没有提一句对她的惩罚,只有对她的歉意!她昨天到底为什么脑子发热,才说出来那种话呢?现在后悔了,想刚刚给公主表达歉意,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回过神来时沐兰芷几人已经出了医馆了,也是姜离看她一直木讷着,便催促了一番:“公主已经走了,若是你想道别,可以先离开,回头我和公主禀告。”

“对不起……”若笙充满歉意地开口道,说罢又急匆匆地赶了出去。

乞儿和小妹不明所以,但也没当回事,很快两人又重新聊了起来,只有姜离看着已经走远的若笙有些发呆:他们几个,可是从小就发誓保护公主的,希望若笙能及时悔改,不要因为一时的迷茫步入歧途啊!

“公主!公主殿下!”若笙快步追了上去,伸开双臂拦住了面前的人。

沐兰芷知道她是来道别的,刚刚没说只是她心中不舍,又不知怎么开口。

“若是你想走……”

刚开口,只见若笙直接双膝跪在了沐兰芷面前:“若笙糊涂,不懂得谅解公主,若笙罪该万死!若笙知道错了,求公主原谅若笙!”

“我什么时候怪罪过你?”沐兰芷立刻将人扶起,是她的不对,她本就是想好好守护对自己重要的人,却因为着急忙于其他忽略了他们的感受。

她心中一阵感动,立刻笑着说道:“那就好!若笙会先行禀告国主,以便到时有人接应。”先行禀告也是一件重要的事,让国主知道公主现在的处境和状况也好让国主放心,公主心里也舒服点。

“嗯,去吧!”

若笙应声离开,只是走过司马寒时看到他早已经处理好且毫无痕迹的伤口时心中苦笑:他肯定也是不想让公主担心吧?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